手机站 - 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 > 正文

近20年 历次疫情对溶解浆市场的影响与评析

来源:浆纸技术 编辑:admin 时间:2020-03-18
导读: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该级别与2003年的“非典”(SARS)级别一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

季柳炎 先生 工程师,《中华纸业》杂志特邀撰稿人,

阜宁澳洋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综合信息中心主任。

主要研究方向为:溶解浆以及粘胶短纤维产业安全。

    2020年1月20日,国家卫健委决定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纳入法定传染病乙类管理,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该级别与2003年的“非典”(SARS)级别一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至2月下旬本文截稿时止,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未出现拐点。

    2019年末,由于溶解浆与粘胶短纤市场不景气,尤其是粘胶短纤市场价格的低迷,使得国内多数溶解浆生产企业改产或者限产溶解浆,这些因为市场原因不生产的溶解浆线,有一部分原计划于2020年春节后恢复生产溶解浆。但出于控制疫情的需要,至2月中旬多数省市处于延迟复工的状态下,这些原先准备在春节后复产的溶解浆生产线目前保持着原先不生产溶解浆的状态。因为疫情的突然爆发,打破了原先行业内的生产与经营计划,而且随着控制疫情时间的加长,引发了一些溶解浆从业人员的心理焦虑。

    由于目前疫情的拐点尚未出现,故评论本次疫情对溶解浆市场的影响如何为时尚早。但是可以从历史上发生过的疫情,找出与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似的疫情对溶解浆行业的影响,以作为本次疫情没有结束前的参考。

    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特点主要有:(1)疫情已经爆发,但多数人没有察觉;(2)疫情规模扩大,多数人自我防护,政府介入管控与救治;(3)疫情稳定,逐步可控;(4)随着疫情消亡,社会秩序将恢复正常;(5)疫情被WHO宣布为PHEIC。

    针对上述五点,首先梳理出自2009年以来WHO共宣布的五起PHEIC,分别为:(1)2009年爆发的甲型H1N1流感;(2)2014年爆发的脊髓灰质炎疫情;(3)2014年西非爆发的埃博拉疫情;(4)2015~2016年出现的寨卡疫情;(5)2018年爆发的刚果(金)埃博拉疫情(于2019年7月宣布)。其次要找出符合其余四点特性的历史疫情,最终笔者选取了表1所列出的五种疫情。

这五种疫情中:2003年SARS是2000年后中国首次遇到的大型疫情,其发展过程对本次疫情有一定的参考作用。美洲是世界上重要的溶解浆产区之一,故选取甲型H1N1流感、巴西寨卡病毒感染以及埃博拉病毒疫情(影响美国),故入选。本文对这五次疫情以及疫情期间的溶解浆市场走势进行回顾,需要作出说明的是,由于五大疫情中有三大疫情在国外,故文中选用的溶解浆价格标的为:进口阔叶溶解浆美金盘价格。

 

1  SARS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1.1SARS疫情回顾

    SARS是一种起病急、传播快、病死率高的传染病,被传染的病人多数都与患者直接或间接接触,或生活在流行区内。SARS疫情爆发时间段为2002年11月16日至2003年9月2日,其中高峰期为2002年11月16日至2003年7月16日。根据相关部门的统计数据,估计疫情对2003年的全球经济造成400亿美元的损失。

    为了便于研究疫情对溶解浆行情走势的影响,我们将2003年SARS疫情爆发进程划分为五个阶段,分别为开始阶段(2002年11月16日~2003年3月11日)、扩散阶段(2003年3月12日~2003年4月14日)、爆发阶段(2003年4月15日~2003年5月9日)、稳定阶段(2003年5月10日~2003年6月14日)和收尾阶段(2003年6月15日~2003年7月13日)。

1.2SARS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2002~2003年,我国溶解浆产能仅在5万吨/年左右,其下游客户主要为粘胶纤维生产企业。而当年国内粘胶纤维生产产能处于50万吨附近向70万吨一线扩张的阶段,棉浆粕是粘胶纤维生产企业的主要原料,溶解浆仅仅是作为粘胶纤维生产原料的有机补充。2002年,我国溶解浆进口量为20万吨;2003年,我国溶解浆进口量为26.86万吨。了解这一背景后,结合图1,就会发现在2002年10月至2003年全年度,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走势呈现一路攀升的情形,走出了少有的量价齐升的格局。多数市场分析者将这一现象归功于当年疫情后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控所致,而不能在基本面分析法中给出合理的解释。

笔者结合SARS爆发过程,将2002年10月后至2003年12月的溶解浆市场走势分成四个阶段。在SARS开始阶段(2002年11月~2003年3月上旬),进口溶解浆市场呈现微弱的上涨态势。这说明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太多地影响到溶解浆市场走势。但是在疫情扩散与爆发阶段(2003年3月~2003年5月),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由550美元/吨上涨至635美元/吨,上涨幅度为15.45%,这种上涨幅度较为可观。如果仅仅从宏观经济政策方面解释,很难解释得通这种上涨幅度。而结合SARS扩散与爆发过程中的政府管控,以及SARS对于医疗防护用品的大量需求,使得粘胶短纤的需求量增加,故粘胶短纤在SARS爆发过程中,其开工率保持一定的水平。但是由于棉浆粕企业一方面较为分散,另一方面与粘胶短纤企业中间的距离有的较远,疫情爆发过程中的交通管控给远距离运输带来一定的不方便,故一定层面上,沿海地区的粘胶纤维工厂开始适当多用进口溶解浆,以弥补棉浆粕不足的现实问题。

    另一个促使进口溶解浆价格在疫情过后仍然上涨的原因是:当年由于棉浆粕是粘胶纤维生产企业的主要原料,棉浆粕价格高于进口溶解浆,为溶解浆价格提升带来了一定的空间。同时,由于疫情造成了当年棉浆粕行业扩张与粘胶纤维行业扩张速度不一致,为进口溶解浆量的增长提供了一定的机会。从而出现2002~2003年的进口溶解浆价格上涨格局。

 

2  甲型H1N1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2.1甲型H1N1疫情回顾

    甲型H1N1新型流感持续时间段为2009年3月17日~2010年8月10日。其爆发经过为:2009年3月17日,该流感首先在墨西哥确诊,并于4月12日在墨西哥发生小范围群聚感染。4月15日美国确诊首例病患,疫情于德克萨斯州爆发,并迅速传播到世界各地。最终全球范围内,186个国家(地区)最终确诊感染。 

2.2甲型H1N1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2009年2月至2010年12月,我国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出现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大涨,其价格由630美元/吨上涨至2400美元/吨,上涨幅度达281%。当年,多数人将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上涨归功于2009年政府的4万亿救市计划对市场的刺激。但是,同期粘胶短纤的价格上涨幅度仅为117%,这与溶解浆市场上涨幅度出现了严重的不匹配现象。这种现象,当年溶解浆市场从业人员无法给出合理解释,并且曾经一度引发了国内一些造纸企业投资溶解浆的热潮。其中今天的国内溶解浆龙头太阳纸业、骏泰纸业、青山纸业,均是在这段时间内立项上马溶解浆产业;但当年的其他多数项目,后来是无疾而终。

    通过对甲型H1N1疫情的梳理,不难发现其疫情影响较大,全球186个国家(地区)被确诊感染,且美国在内的一些地区被WHO评估为PHEIC。从而使得进口溶解浆在报关检查时出现了一定的时间延迟,逐步演变成市场上缺溶解浆的现象。同时,2009~2010年,我国粘胶短纤产能处于扩张周期,2010年我国粘胶纤维产量为180万吨左右,国内的棉浆粕以及溶解浆满足不了粘胶纤维的生产,进口溶解浆已经在粘胶纤维原料中占据半壁江山。宏观经济上的4万亿救市计划,以及政府对于环保开始从严,客观上限制了棉浆粕产业的发展。在这些因素的合力下,叠加甲型H1N1疫情引起的从美国及部分其它国家进口溶解浆报关因为检测从严,导致报关时间延迟,最终演变成当年进口溶解浆价格涨幅高达281%的记录。

3  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至H7N9禽流感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巴西寨卡病毒疫情以及H7N9禽流感疫情,因为这三者在爆发时间上有所重叠,为了更好地分析疫情对溶解浆市场的影响,下文采用先集中介绍这三大疫情,再集中评述这三大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3.1西非埃博拉疫情

    埃博拉病毒是一种能引起人类和灵长类动物产生埃博拉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病毒。西非埃博拉疫情持续时间段为2014年2月至2015年6月。2014年2月,第一次爆发于几内亚境内。8月8日,WHO宣布埃博拉疫情为PHEIC。截至10月14日,几内亚、塞拉利昂、利比里亚、尼日利亚、塞内加尔、西班牙、美国七国共有确诊、可能感染和疑似病例9216例,其中4555人死亡。至2015年6月疫情不再有大型影响为止,埃博拉病毒感染案例28646人,死亡人数11323人。

3.2巴西寨卡病毒疫情

    2015年巴西寨卡病毒感染持续时间为2015年4月~2016年11月。2015年5月巴西发现寨卡病毒感染疫情,并开始在本国及美洲国家大规模暴发流行,并不断蔓延至全球59个国家。2016年2月,WHO宣布“寨卡病毒及其引发的神经系统病变”构成PHEIC。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商学院估计,拉美和加勒比海地区在2015至2017年因疫情受到的经济损失为70亿至180亿美元。

3.3甲型H7N9禽流感疫情

    人感染H7N9是由甲型H7N9禽流感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自2013年3月31日首例人感染H7N9病例公布以来,中国已经发生了5轮H7N9的季节性流行。据美国CDC的划分,第五次疫情持续时间为2016年10月1日至2017年9月30日。

3.4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至H7N9禽流疫情期间溶解浆价格走势

    从2014年2月~2017年9月进口溶解浆价格走势(图3)不难看出,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与巴西寨卡病毒疫情时间交界期的2015年4~6月,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处于2014~2017年期间的低点;巴西寨卡病毒疫情与中国H7N9禽流感疫情时间交界期2016年10~11月,进口溶解浆市场价格处于2014~2017年期间的高点。

    2014~2017年四年间,溶解浆的市场价格走势基本与下游粘胶短纤市场价格走势匹配,能够运用基本面分析法解释溶解浆市场价格运行状态。但是,结合这段时间三大疫情的因素,可以从另一个层面更好地把握溶解浆市场价格运行变化的重要节点。在图3中,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与H7N9禽流感疫情期间,溶解浆市场价格均呈现下跌的走势;而巴西寨卡病毒疫情期间,溶解浆市场价格呈现上涨的态势,期间2015年11月至2016年1月出现价格下跌后,在2016年2月恢复上涨的格局,其时间点与WHO宣布“寨卡病毒及其引发的神经系统病变”构成PHEIC重合。这主要是因为,巴西是溶解浆主产国之一,也是我国溶解浆主要进口来源国之一,由于寨卡病毒引发了PHEIC,从而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巴西溶解浆的出口,造成我国溶解浆进口来源有所减少,从而引发进口溶解浆的价格上涨。

    而西非本身不生产溶解浆,故西非埃博拉病毒疫情对溶解浆市场行情本身的运行几乎无影响;而第五轮H7N9禽流感疫情主要在中国发生,而作为溶解浆消费大国,一般疫情的发生较难对溶解浆市场运行的基本面产生质的影响。故这两次疫情期间,溶解浆市场价格运行基本与粘胶短纤市场运行一致,其走势主要取决于行情基本面。

4  综合评判与总结

在回顾五大疫情期间溶解浆市场走势情况后,可以将疫情对于溶解浆市场走势影响归结如下:

(1)疫情发生的地点在溶解浆主产区。五大疫情中,甲型H1N1发生在美国,巴西寨卡病毒发生于巴西,这两个国家均为溶解浆生产大国,也是我国进口溶解浆的主要来源国,其爆发大型疫情对我国溶解浆市场进口货源存在一定的影响,从而引发大概率的价格上涨,且上涨幅度较大(详见表2)。

(2)疫情发生的地点在我国。我们选取了SARS以及H7N9禽流感两次疫情,如果疫情发生在我国,对溶解浆市场的影响需要结合我国的溶解浆行业以及粘胶短纤行业本身的基本面来考虑其对市场的影响。如在SARS期间,由于交通管控以及疫情发展过程中对粘胶纤维的需求增加从而引发了价格上涨;但是在H7N9禽流感期间,政府并没有进行大面积的管控,从而溶解浆市场以正常的供需关系走势为主,呈现出与粘胶短纤市场价格同步下跌的格局。

(3)疫情发生的地点在我国与溶解浆主产区之外。如果疫情发生或者涉及的地区在我国与溶解浆主产区之外,其对溶解浆市场的运行影响较为有限,溶解浆市场运行以正常的供需关系走势为主。

(4)大型疫情跨越的时间段,在11~19个月不等(时间跨越详见表1);甚至有的疫情可能跨越的时间段更长。需要考虑时间跨越的长度给溶解浆市场带来的波动变化的可能性;同时还需要考虑不同的大型疫情相继出现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在2014~2017年四年间的三大疫情发生过程中较为明显。

在人类发展历史中,重大病疫是伴随人类社会发展所遇到的常见灾难之一,每次重大疫情的发生,都会对人类社会发展史产生较为深远的影响。它会改变人们的一些日常生活习惯,也会改变一些行业的发展路径。虽然本文分析了2000年以后的五大疫情对溶解浆市场的走势影响,同时提炼出一些共性的要素,表面看存在一定的规律性,但是由于疫情的发展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且每次疫情发生的社会经济背景并不相同,故不能够机械地将上述归结的要点用来分析本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鉴于本轮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成文之时拐点未现,且与文中所列举的五大疫情相比,其时间跨度有限,故本文不对本轮疫情之下的溶解浆市场进行预测。在疫情发展过程中,笔者建议溶解浆生产企业在进行正常安全生产的同时,做好本单位的办公区域、生产区域、公共区域以及员工防疫工作;同时经营者需要追踪生产需要的原料供给是否正常;成品发往客户的物流是否正常。如果能够在疫情之下做好这些日常所能够做到的工作,那么整个溶解浆行业的从业人员在心理、生理以及行动上将得到一次系统性提升。在这种战胜疫情、保持正常安全生产的精气神锤炼之下,笔者坚信,在本轮疫情过去之后,溶解浆市场将会呈现健康运行态势。

中华纸业传媒

微信号:cppinet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特色服务|企业建站|其他服务|法律声明|版权隐私|付款方式|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2-2019 山东《中华纸业》杂志社 版权所有 鲁ICP备10014844号-1
地址:济南市历城区工业南路101号│ 新媒体部:0531-88192261 │ 采编部:0531-88935343 │ 市场部:0531-88522949 │
中华纸业传媒微信公众号
可信网站